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最新IOSAPP

欧洲杯打压升级!FBI要求各大高校监控中国学者

发布时间:2021-05-28 13:16

  随着美国对中国的不信任态度波及到学术界,美国情报机构已开始着手敦促美国各研究型大学达成协定,要求这些大学对中国留学生以及来自中国科研机构的访问学者加强审查监控。

  自去年以来,联邦调查局带着一份关于中国研究机构及公司的非机密名单,已至少访问了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 , AAU)中的10所大学。众所周知,AAU这个由62所知名高校构成的组织,目前已是北美乃至全世界规模最大、学术性研究范围最广的大学组织。FBI伸手向AUU,表明联邦政府对学界的干预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据三位来自不同大学的负责人介绍,联邦调查局的官员曾向这些大学建议,如果留学生和访问学者跟FBI名单上的中国机构有关系,则需要对其进行审查。此外,联邦调查局还敦促大学着重审查那些有中国人参与的、涉及到国防应用的研究项目。

  印第安纳大学研究部副主任Fred Cate称,为了能够获知这些被审查对象正在进行何种实验、接触到了哪些信息,联邦调查局问了他很多流程上的问题。他说:“这不是单纯地在检视可疑行为,他们实际上是在针对特定国家和来自这些国家的人们。”

  面对人们的质疑,联邦调查局回应称,“这跟我们的一项长期工作有关。作为该工作的延展部分,我们广泛会见了各个团体、组织、企业,当然也包括学术机构。并且,联邦调查局已经和学术界的高级官僚会晤,这是我们负责的国家安全事务的一部分。“

  虽然联邦调查局的发言人做出了声明,称他们对其他国家的人士也采取了同等的审查举措。但是从FBI的简报看,还是能明显地看出其对中国的针对性。而这种针对又尤以对自然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人才为甚。

  不过,联邦调查局的这项要求是建议性而非强制性的。负责人们称,FBI简报中的大学尚未执行这些附加审查协定。大学方面普遍怀疑联邦调查局口中的安全威胁的严重程度,并称联邦调查局的协定建议缺乏明确的可操作性,因此对该协定予以延宕执行。

  2019年3月,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ACE)的七十余位大学负责人被邀请参与会议,美国情报官员则在会上公开表示,学院负责人应加大对中国研究人员的监控力度,避免研究经费流向像华为这样的中国企业。一位未被授权公开发言的参会者说,负责人们虽然“对这种说法持保留态度,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握有美国政府拨发的研究资金。”言下之意,是说负责人们多少也有点“吃人嘴软,欧洲杯拿人手短”。

  实际这种说法并非耸人听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所采取的一些行动就能看出这种说法的合理性。在2018年8月,NIH怀疑存在一些研究项目正在接受他国政府的重大财政资助而未披露相关情况,并由此展开调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 Francis Collins在致函近万家研究机构,称:“外国势力已经采取系统性措施,对NIH研究人员和同行评议制度施加影响。”2019年3月,NIH又致函全美数十所研究型大大学,要求其提供个别获得NIH资助的教职工信息,因为这些人被认为与外国政府有所关联。NIH为何能向这些研究项目施压,个中缘由,读者应当一目了然。

  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交易黑名单,禁止美国公司在未经政府授权的情况下向其销售产品。不过三位大学负责人透露,与中国企业华为和中兴的研究合作,其实早在2018年初就已经遭遇压力。Cate回忆说:“几个月下来,政府官员总是说,我们真的觉得你不应该再和华为合作,我们回答,那你把它列上黑名单,我们就不能和它合作了啊。然后他们的表情就像在说,噢,列名单要走的程序实在太慢了。”

  显然,联邦调查局的介入在美国学界产生了连锁效应,让美国学者开始犹豫是否还要接受与中国学者有关的联邦资助项目。Cate说:“我们不会说你不能接受联邦资助,我们也没有任何合法性指责联邦政府有何不妥,但是你毕竟应该清楚,接受这类型的资助项目极可能会惹上一些敏感性。”

  另一方面,数位大学校长今年都发表声明,重申了他们对中国研究人员和中国学生的承诺。上个月,耶鲁大学校长Peter Salovey表示,他正与美国大学协会的负责人一起,敦促联邦政府回应他们对国际学术交流前景的担忧。而AUU在鼓励各机构使用如“出口管制”等既定工具的同时,也肯定了开放式学术交流的原则。这里说的“出口管制”是一种电脑程序,它被大学或公司用来自动审查国际研究合作、欧洲杯,国际贸易和其他国际交流是否合规,该程序会在审查时将审查对象与政府黑名单进行核对,以确保它们不违反出口管制法律。

  目前,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在内的众多大学,都已经停止了与华为的研究合作。不过,根据三位大学负责人的说法,除了华为之外,目前还没有其他的中国实体被列入联邦调查局的合作黑名单。不在黑名单上,就意味着不能使用“出口管制”的程序自动核对。换言之,对审查对象的审查工作就必须人为完成,由人审查、由人举报。毫无疑问,这极可能造成巨大的误差。

  Cate说到:“你得指望这么一个审查机制,它必须要一个部门一个部门、一个人一个人地挨个审查,看看人们是否将研究数据打包寄去了中国。”

  长期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指责中国窃取美国技术,这也是两国贸易战的发端之一。随着华府对中国的负面情绪愈发激进,情报机构不仅登门拜访了大学,也找上了美国各大科技公司,以阻止他们与中国企业或机构进行合作。

  联邦调查局还向数百名CEO、投资者和智库专家介绍了来自中国的网络安全和间谍威胁问题。对于这些信息公布活动,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主任William Evanina 解释道:“我们提供的信息,仅仅是关于中国在美国所收集信息的优先级,即,中国想要收集什么信息,他们对我们校园中的什么东西感兴趣。”

  上个月,美国参议员Mark Warner在布鲁金斯学会上宣称:“我们必须提醒国家此刻中国的所作所为。为了这个目的,我一直在邀请情报机构和商界、学界的利益相关者参加会议,以确保他们清楚我们面临的威胁,并期望他们能对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作出不同的决定。”

  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留学生群体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自去年7月以来,中国留学生,尤其是自然科学和技术领域的留学生,必须接受额外的审查。这最终导致数百名学生的签证被推迟发放。

  前联邦调查局特工Edward Shaw 解释道:“1991年苏联解体后,大学加剧了国家对安全的担忧。然而,即使是在那个时候,政府机构也会与大学沟通,直接与被审查者沟通,而不是列出一份广泛的机构名单。”如今华府广撒网的审查姿态,也必将更深刻地影响学界的未来走向。

  2019年5月,共和党人向参众两院提出了立法议案,期望停止向来自中国军事附属机构的研究人员发放签证。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更是公开声称:“中国情报部门利用他们掌握的一切工具,系统地窃取美国的机密信息和知识产权,这些工具包括他们的国有企业、学生、研究人员和那些看起来是私人公司的机构。”

  前联邦调查局特工Todd K. Hulsey表示,联邦调查局最近对大学的访查行为,只是他们与私营部门和学术界在国家安全方面进行的延伸合作。Hulsey说:“联邦调查局在做的事情更多的是延伸工作和教育计划。此类会议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发起的原因是当时担心中国留学生协会是中国情报机构的前锋。” Hulsey表示,这样做是为了让这些大学知道,我们的经济存在着威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在地下车库看到一辆车黑得发光的车,想问下这种黑叫什么黑?”哈哈哈哈哈

  新发现!睾丸激素水平低的男性感染新冠后病情更严重 需要上呼吸机甚至死亡

  美的大秀“财技”:库卡机器人2020年净利亏损 292亿收购资金腰斩 商誉却依旧不用减值

  白银越野赛遇难者妻子:我也是越野爱好者,但我不知道会有这么骇人听闻的结果

服务热线:400-0323887

电子邮箱: 232216594724@qq.com@qq.com

公司地址:东营市历城区山大南路9-2号甸柳商务楼

Copyright ©2015-2020 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最新IOSAPP 版权所有 欧洲杯保留一切权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2020 欧洲杯赛程2021赛程表-最新IOSAPP 版权所有 欧洲杯保留一切权力!